刘强东和张一鸣,论出身,是截然不同的人,一个出身精英,IT高知;一个虽也是名校毕业,却出身村野,最终迎娶奶茶妹,隔岸闹绯闻。两人殊途同归,都算得上人生赢家。

三观不正。说点正的。

人生赢家的标准自然不能是后宫佳丽三千,但财富可敌国,却是正途。他们二人如何做到的?攸克君不懂互联网,所以,只能从懂的地方入手,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。

弄明白这一点,要两件事情一起看。第一件,刘强东买翠宫饭店,张一鸣买中坤广场。第二件,无锡的银行下调房贷首付比例到30%。如果你觉得两者八竿子打不着,那么抱歉,没机会抱得一堆美人归了。

攸克君身边有刘强东核心圈子里的人,听他们说,在这帮互联网大佬的圈子里,房地产商的形象是很没地位的,纵使房地产是多么牛x的财富制造机,却远比不上他们玩惯的融资和生意,用他们酒后说的话,谁把钱躺着就挣了,还不一定呢。

无论怎样,阿里、京东包括后起之秀今日头条,手里都握着大把现金,这些现金,是让时刻盯着现金流的开发商们眼馋不止的。这么多现金干嘛,找儿子,俗称投资,于是,才有了马云爸爸,腾讯爸爸,头条爸爸,强东爸爸这样的称谓,于是,就更有了阿里系,京东系,腾讯系,头条系。

这么大手笔的投资,房地产也认个爹吧?没戏。攸克君曾帮着联系过联合金爸拿地的可能性,被一位高层一口回绝,过后多日,醉茶之后,他吐露真言:

“你们那个模式,太重了,赚钱太慢。

你们挣老百姓的钱,怎么都难,我们表面看挣老百姓的钱,但是靠赚投资人的钱翻倍,有钱人的钱好赚,还是老百姓的钱好赚?”

攸克君听罢,自叹才疏学浅,该学得太多。

所以,金主爸爸们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看不起房地产,钱都投给了一条血统里的儿子们。他们一起发明了一个词,叫生态,用来讲故事,讲未来,提升估值,投资市场的黄金年代,几轮投资,估值翻个几十倍的故事遍地都是,只要这样的项目里,十个有一个能够顺利被收购,上市,就算赚到了。

互联网只投互联网。但是,从去年开始,到现在,攸克君身边那些拿了各种爸爸投资的大小创业者们,都开始抱怨,投资人变了,以前只要流量不要钱,现在,不光要流量还要钱,没有流量不给钱,没有回款现金流,也不给钱。

一夜之间,天使变了魔鬼,没有魔鬼身材的魔鬼。

爸爸不再慈祥,是有原因的。大面积投资的环境,经过一轮去杠杆之后,爸爸们的钱袋子也紧了,再说,金主们都是互联网中人,一个项目有没有前途,其实心知肚明,因此,该收缩战线的时候,这些不赚钱的投资项目就是这样的下场了。

那么,手里还有钱的金主们,钱都干什么去了?除了那些还有价值的项目之外,他们也看上了曾经不入流的不动产,有钱,买点楼,一能办公,二能作为资产保值增值,何乐不为。

明白这个道理不难,但是,选准合理的时间点很难。因为金主爸爸们是钱的上游,他们最知道,钱什么时候是最少的,开发商和市场同此凉热,他们自然能找到时点,于是,就有了刘强东买翠宫,张一鸣买大钟寺商业广场,马云买世界之花。

只有有钱的人,才能知道,市场什么时候最缺钱。每天都在找钱的人,没这个资格与权利去感知,只能认倒霉,永远走在时代的后面。

一句话,互联网爸爸都觉得投资自己的儿子不靠谱儿了,还是买点资产靠谱儿。

说到底,经济周期再复杂,无非就是钱的流动,不同的去向,就是不同的周期。在互联网博兴的年代,钱都去了互联网,现在呢?金主爸爸们买点资产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。

这就牵涉到第二件事,无锡房贷首付下调,这是一个钱的新流向,马云强东爸爸们事先感知了这个信号,无锡的政策走向,似乎说明他们先知先觉。

不过,攸克君还是想谈谈自己的几点简单看法;

第一,无锡银行房贷首付比例下调,是银行资金旺盛的一种反应。就像金主爸爸们的钱不知道投向哪里去一样,银行们也不知道投向哪里,银行吃的是利息差,更多的钱还是从理财而来,钱是有成本的,所以,找不到去向的时候,最后还是房地产。

第二,无锡的选择,暂时还不是一线城市的信号。也就是说,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一线特大城市,首付比率暂时看不到松动的迹象。

第三,认房又认贷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,也不会轻易松动,兹事体大,北京上海不会没这点政治素质。

第四,虽然如此,但资金面的丰沛,在楼市一定会有反应,银行利率一定会有优惠。这对购房者是大好事,对开发商也是大好事。

金主爸爸们又先走一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