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锡之春

    阳春三月,来到无锡。

    无锡,独占太湖最美的一角,而我们的落脚之地,面朝京杭运河,背靠惠山公园,鼋头渚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……闻着空气中的花香,却无暇分身,一头扎进了整天的培训学习中,听课、评论,观察、思考,领略着苏式课堂的婉约、灵动,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美景的探寻?

    早上的两节课,都是苏教版课文,两位老师都是女教师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小桥流水的雅致,一颦一笑中尽是恰到好处的优雅,能望见如烟的柳,如雾的花,习作课上,金老师展现了这样几个层次:

  品读例文——提炼方法——初次实践——出示下水文——再次实践

    可以看出,老师遵循“品读、提炼、实践”这一过程螺旋上升。

    片段一:提炼文中的训练点。

   师:例文中作者重点描写了哪两样景物?

    生:擎天柱、小石包

    师:作者是如何写的呢?

    生:擎天柱粗大,矗立在那儿。

    师:是啊,这对物体的形状特点的描述,这就是绘形。那对小石包又是怎么描写的?

    生:凸起

    师:还写了什么?

    生读相关语句

    师:这就是作者的联想。

    片段二:迁移知识点,进行第一次言语实践。

  师:例文中并没有运用联想的方法来描述“擎天柱”,你可以试着描述一下吗?

    生:像古人,像盘古

    师:(出示灯光下的擎天柱),你还觉得像什么?

    生修改例文。

    片段三:出示老师下水文,再次提炼。这毕竟是一篇学生的习作,老师的下水文很好地填补了例文的空白点,同时也向学生传达了一个理念:例文是可以打破的,例文是可以修改甚至超越的。

 师:看看老师的习作,你觉得老师还写了什么?

    生:还描写了颜色、声音

    师:这就是绘色、绘声

    师:看看老师是如何运用联想的?

    生:描写了想象中的画面。

  这三个片段,用时十五分钟,训练有梯度,指导有方法。

     反思:对比人教版,无论是老教材,还是统编,非常注重习作和阅读的一贯性,阅读、口语交际、习作是不可分割,是相互融合的。

    阅读中提炼习作方法,口语交际中进行言语的第一次实践,习作课上只是“回忆、迁移、运用”的实践过程……这一系列的教学是需要几节课乃至一个单元的教学时间才能完成。

    相比苏教版,我更喜欢人教版这种小火慢炖的过程。

    比如人教版四上第五单元,

    《长城》由远及近地表现了长城的高大坚固与雄伟壮丽;

    《颐和园》按游览的顺序依次写了几个景点;

    《秦兵马俑》刻画了形态各异的兵马俑品种……

     从整体看,可以学习游记的顺序,可按照方位顺序,可以移步换景,可以从事物的不同方面入手。

     从单篇看,可以引导学生学习《长城》身临其境的想象画面,可以学习《颐和园》中详略得当的布局,可以学习《秦兵马俑》中对物体神态动作的细致描写,并发展开去展开联想。

     从语言表达上,可以学习列数字打比方等说明方法,也可以插入史料、民间故事等。

     从教学方式看,既可以单纯引导孩子赏析品读,也可以结合小练笔来进行片段训练。

     当我们这么在一个单元走个来回,再来进行单元习作时,孩子们是否就驾轻就熟了呢?

     无论是今天金老师用一节课浓缩了“阅读、提炼、实践”,还是我们利用一个单元来完成,都要根据孩子的言语基础来选择。教无定法,只有选择了适合孩子们的,又何尝不会迎来课堂上的春光无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