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19日我们发布的消息

给大家介绍了

白沙泉和青龙山逸泉

引发了读者对锡城的“泉”的好奇:

无锡到底有多少泉?

分布在什么地方?

有什么样的典故?

这些泉水还能喝么?

日前,记者采访了锡惠园林文物名胜区文化总监、文物管理科科长金石声,他对“泉”的关注已有二十多年,尤其对于分布在惠山的各种泉,都亲自去拍了照片留下资料。

金石声表示,

无锡的泉很多,但大多数集中在锡惠景区、惠山古镇内,沿惠钱路石门一带,以及青山公园一带,大大小小有40多处。

在这些泉中,

最古老的是位于惠山寺大雄宝殿后昭忠祠前的“龙眼泉”,南北朝时期就有了。

最年轻的是惠山南麓的白沙泉,开凿于民国时期。

最著名的是锡惠公园里的“天下第二泉”惠泉。

自古以来,惠山就以“泉”而著名。

如,

唐代茶圣陆羽将惠山泉评为“天下第二”;

宋代文豪苏轼对惠山、二泉情有独钟,说自己“往来无锡未尝不至惠山”,更写出“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”的佳句;

元代诗人赵孟頫因惠山山中有泉、泉多质高,将其称为“江南第一山”;

清代乾隆皇帝南巡至此,当时古华山门门楣上就书有“胜地名泉”四字;

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的无锡知县廖伦也为惠山题句曰“大哉王言,山为第一泉第二”等等。

今天

就带大家看看我们无锡的

惠山名泉

1.龙眼泉

位于惠山寺大雄宝殿后,昭忠祠前。泉为方井,砖砌,深约丈余,宽半之。

泉上有青石碑,上阴刻“龙眼泉”三大字。有资料称,此泉为惠山最古老之泉。

2.松泉

位于惠山寺庙园林内云起楼长廊底层西侧黄石台基之下,泉之上有一青石,上有清代雍正年间吏部员外郎王澎所题“松泉”两字。

3.罗汉泉

位于惠山寺庙园林云起楼长廊中部,隔红尘之右,朱衣阁下,天然黄石围合一裂隙泉,底部成八字形。

在池之南壁阴刻“罗汉泉”三大字。

4.锡泉

位于锡山之西堍近半腰,锡山映山湖蹬道往龙光塔方向右侧路侧,观涧亭之东北。

泉围不及丈,深约二米,已枯竭。在泉池之东壁有石刻“锡泉”,楷书。上款为乾隆壬午(1762)正月;落款为当时无锡知县吴钺。

5.(松)苓泉

位于忍草庵章家庵贯华阁后,有一泉,广约丈许,宽半之,泉之右端有黄石,上有民国年间“次庵曹铨题 松苓泉”题刻。次庵是曹铨的字。

现松字已泐缺,仅“苓泉”两字。民国年间杨味云曾寓此疗养并修复忍草庵并贯华阁,自号“苓泉居士”,在城中云薖园池右辟一泉,亦名“苓泉”。

6.醉春泉

在中国杜鹃园内,位于云锦堂平台下右角沁芳涧之侧,有一自然山泉,命名为“醉春泉”系甲子年,即1984年由南京园林规划设计院朱有玠(1919—2015)先生题字。

7.遂初泉

释文:桐既依邑志规复锡麓书堂后,二泉亭右,见堂之南有泉一泓,其地高于二泉,寻丈而甘例,不亚二泉,殆若冰洞之正脉也。

稽诸载籍,孔山文简公墓前有遂初泉,桐每展墓必掬饮之。兹泉在文简祠西,与孔山泉同其澄澈,是亦遂祀泉也。而桐得泉之,岁适赋遂初,尤足纪念,因以名泉。

8.碧露泉

位于惠山寺内佛教图书馆之西南,西竺留痕照壁之东北方。有一泉,其南壁近水处有一青石碑。

此碑原为光绪年间,住持根培徒永发重修,后在2003年重建惠山寺过程中失落,此为2004年间重刻。

9.亚泉

2002年2月19日,在修复二泉书院工程中,于第二殿(原公园大会议室)东隅发现一金山石,刻有“亚泉”字样。

10.天来泉

位于惠山昭忠祠内,左庑房与云起楼之夹道中。此泉终年不竭,承山水成泉,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时无锡博物馆工作人员闲来之笔。

11.龙缝泉

位于碧山吟社与若冰洞之间沟壑中,此泉引二泉水,古时导向天下第二泉,为惠山重要泉流。

其上镌刻泉名两方,其下为“龙渊”篆字,系宋代邑人杨无为书,此题刻也是除宋经幢和听松石床外的宋人题刻,为惠山重要的摩崖石刻,是继唐天下第二泉后惠山名泉的例证。

第二方石刻为“龙缝泉”,何时何人题不见记载,此泉名是此地泉形似龙的写真。

12.天下第二泉(惠泉)

13.若冰泉

14.双龙泉

15.白沙泉

16.听松泉

在忍草庵原大雄殿之西北方,池吕右中部水线以上,黄石刻就,右行有行书“听松泉”三大字。

当然,

还有一些泉水,例如:

云泉、涵碧泉、南泉、逊名泉、

北泉、滤泉、王公泉等

如今已很难找到踪迹,

也遍寻不到图片资料,

欢迎知情者给我们提供图片以及信息。

惠山虽然泉多,

但是如今有水的只有三分之一,

名存实亡的占多数。

2016年,

“惠山古泉群”

被公布为市级文保单位。

在金石声看来,

泉文化的关键在于泉水能不能喝。

据了解,

导致泉水干涸、

不能饮用的原因很多。

提到如何保护,金石声建议可以“封山育林”,逐渐恢复过去的生态系统。

同时,他指出,惠山泉群是一个系统,泉与泉之间是相关联的。

从历史地理学角度,惠山文化之所以连绵延续,也是因为它本身是一个相对封闭、独立的文化空间,没有遭到破坏。

因此要保护乃至恢复惠山泉群的面貌,需要整体的保护惠山的生态环境,光圈起一个泉是没有用的。

泉水叮咚,泉水淙淙

要使这样的美景重现

我们需要重视保护泉群

坚持不懈生态修复~